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國家發改委新精神出臺,北京積分落戶人數會增加嗎

國家發改委4月8日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在這份堪稱城鎮化進程“風向標”的文件中,有關“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的提法尤其引人關注。接下來,像北京這樣的超大特大城市的積分落戶政策會有怎樣的變化?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北京報道

責編:陳棟棟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8期)

58

國家發改委4月8日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下稱《重點任務》)。在這份堪稱城鎮化進程“風向標”的文件中,三類城市城鎮化的推進思路被重點提及。其中,有關“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的提法尤其引人關注。

接下來,像北京這樣的超大特大城市的積分落戶政策會有怎樣的變化?

北京積分落戶最苛刻,要不要改?

《重點任務》提及了三類城市城鎮化的推進思路:在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的基礎上,城區常住人口100 萬~300萬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 萬~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并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我國關于城市規模的劃分標準是這樣的:國務院2014年發布的《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以城區常住人口為統計口徑,將城市劃分為五類七檔。其中,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上300萬以下的城市為Ⅱ型大城市, 300萬以上500萬以下的城市為Ⅰ型大城市;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為特大城市;城區常住人口1000萬以上的城市為超大城市。

按照上述標準,上海、北京、深圳、廣州為超大城市,重慶、武漢、南京、天津、成都等為特大城市。超大特大城市的落戶條件一直較為嚴苛,以北京為例,在嚴控人口規模的政策下,北京的常住人口已經連續兩年下降。

據北京市統計局數據,截至2018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為2154.2萬人,比上年末減少16.5萬人。而2017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數量同比減少2.2萬人。北京市常住人口連續兩年負增長。

與此同時,北上廣深4個一線城市也都出臺并實施了積分落戶政策,而北京被認為是落戶難度最高的城市。

2018年,北京實施積分落戶政策,最終共有12萬余人進行了積分落戶申報,最終有6019人成功落戶,以此計算,北京積分落戶的“通過率”為4.8%。如果按照北京764.6萬的常住外來人口計算,通過積分落戶的比例只有萬分之七點八。

“北京的積分落戶政策最為苛刻,積分落戶占外來進京人口總數的比例很小。”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副主任沈遲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評價。

北京之所以設置相對較高的落戶門檻,是由北京的首都功能定位決定的。“北京的人口矛盾最為嚴峻,未來首先要控制人口增長,在這個目標下來設定積分落戶制度,需要以相對嚴格的辦法控制人口過度向北京集中。”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楊開忠分析。

但在北京大學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看來,從發展趨勢看,隨著全國其他一些大城市戶籍逐漸放開,北京等特大城市的落戶門檻也會降低。“因為常住人口也要享受公共服務,跟戶籍人口同等化是趨勢。雖然現在還無法實現‘同等化’,但現在已經非常強調非戶籍和戶籍人口之間的權利和公共服務的均等化。”

退一步說,當別的城市都在放寬、降低甚至取消落戶門檻,如果北京還是保持過高門檻,僅從人才引進角度看,也是不利的。李國平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現在很多博士研究生畢業都流出北京,一是生活成本比較高,二是解決不了戶籍問題。城市發展的可持續性受到很大影響,所以北京應該慢慢放開戶籍,讓更多的人落戶。”

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教授孫久文也認為,未來超大特大城市戶籍放開是大方向。“由于目前遇到了諸如大城市的基礎設施不足以承擔城市規模的擴大等具體問題,因此北京等超大特大城市的戶籍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放開,所以會有人口總量控制,但是未來這些超大特大城市的戶籍都會逐漸放開。”

59 像這對夫妻一樣的還有很多,盡管他們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了很多年,但戶籍仍然在外地老家。《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 攝

像這對夫妻一樣的還有很多,盡管他們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了很多年,但戶籍仍然在外地老家。(《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 攝

專家:繳納社保年限越長,落戶幾率就越大

相對而言,應屆畢業生想獲得一線城市的戶口,難度略微小些。但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在解決戶口的單位工作滿一定的年限,拿較低的月薪,如果提前離職須支付違約金等條件。

35歲的周琳(化名)已經在北京安家,但多年前為落戶北京所承受的煎熬至今讓她記憶猶新。“為了進入那家錄取就有北京戶口的單位,在經過筆試、面試等一系列程序,被錄取后,我跟這家單位簽訂了5年不能離職的協議,這5年拿著很低的收入。按照我學的金融專業,如果進入金融行業薪水會很高。”

沈遲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北京的戶籍指標大多數是按計劃分配,極少數是積分落戶,積分落戶相比指標分配是九牛一毛。”

為解決超大特大城市積分落戶難題,《重點任務》提出,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孫久文對此給予積極評價,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這些具體要求,給全社會一個非常強烈的積極信號,那就是一個人繳納社保年限越長,在當地居住年限越長,獲得當地戶籍的幾率就越大。”

“很明顯,相比2018年的城鎮化政策,今年的目標更明確,提出的措施也更實在,尤其是針對超大特大城市提出的積分落戶政策,更多的是向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工作和居住的普通人傾斜。”沈遲說。國家發改委去年發布的《2018年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也提到,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要區分城區、新區和所轄市縣,制定差別化落戶條件,探索搭建區域間轉積分和轉戶籍通道。

北京會增加積分落戶人數嗎?

對于《重點任務》這個政策風向標,北漂們關心的是,接下來北京的積分落戶政策會不會調整?

按照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北京市積分落戶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每年申請一次,積分落戶管理辦法將試行3年。

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試行)》明確規定北京現行積分落戶政策試行期至2019年12月31日。因此,北京今年的積分落戶政策不會有“政策層面”的調整。

那么,按照《重點任務》精神,北京今后的積分落戶指標會不會有所增加?

官方的回答比較審慎。北京市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北京的戶籍政策將按照國家有關要求,結合北京實際,認真、審慎地研究制定。“當然,我們也在不斷研究解決長期在北京市合法穩定就業、合法穩定居住的外來人口的戶籍問題。北京市的積分落戶政策也正是主要解決這一類人的戶籍需求問題。”

值得關注的是,《重點任務》提出的“大幅增加落戶規模”讓人浮想聯翩。

自2016年以來,我國一線城市紛紛將“功能疏解”提上議程,尤其是北京近幾年一直致力于疏解非首都功能,此次《重點任務》關于“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的表述,是否跟超大特大城市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的方向矛盾呢?

其實不然。國家發改委規劃司有關負責人日前表示,超大特大城市既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又要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推動產業和人口的合理擴散,防治“大城市病”。這就意味著超大特大城市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方向不變。

根據北京市“十三五”規劃,“十三五”(2016—2020年)期間,北京市常住人口總量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北京市統計局和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公布的2018年數據顯示,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萬人。

據此估算,北京市在未來兩年內,最多還有145.8萬常住人口的發展空間。這其中,北漂們還有多大機會實現落戶北京的夢想?

目前,想取得北京戶籍大致有這些途徑:2018年開始申報的積分落戶;人才引進落戶;新生兒落戶;應屆畢業生落戶;投靠;其他方式包括考取公務員、勞模、經商納稅等。

專家指出,受城市資源所限,近兩年肯定不會有145.8萬個戶籍指標。但李國平認為,北京戶籍指標應該增加,尤其是應該增加積分落戶的指標。“2018年積分落戶只有6019人,這個指標相對764.6萬的常住外來人口數量遠不算多。”

在李國平看來,每年積分落戶指標增至6萬也不算多。如果定額太少,很多優秀人才就離開了。“積分比較高的,排名比較靠前的,一定是北京需要的和對北京有貢獻的,更多的外來人口落戶也符合國家要求。”

 


 

封面

2019年第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 浙江快乐12 北京pk10怎么玩赚钱 球手们老板靠什么赚钱 浙江11选5 倍投方法 利润最大化 下村子卖什么赚钱 下载个森林龙江麻将 黑龙江20选8最新开奖结果 快乐10分口决入口 上海快三 永利网上投注站可靠吗 四川巴中种植什么赚钱 东北四人麻将游戏 全世界篮球比分网 道人中特网